您好!欢迎访问合肥大汉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过滤器|酒类过滤设备-合肥大汉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0551-64294899

公司新闻

联系方式
  • 0551-64294899
  • 13033051288
  • 0551-64294899
  • 合肥市新蚌埠路佳海工业园C区75号楼

公司新闻

“排污门”后又陷风波,老白干酒并购四家酒厂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21-02-03

继旗下安徽文王酿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王贡酒)因排污问题被安徽省生态环境厅“点名”后,老白干酒旗下另一酒厂曲阜孔府家酒酿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孔府家)又陷入甜蜜素风波,老白干酒当年大手笔拿下四大地方酒厂,如今看来,到底是福还是祸?
    风波不断
    1月25日,山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消息显示,孔府家生产的府藏浓香型白酒,甜蜜素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规定。随后,孔府家对检验结果提出异议,并申请复检,经山东省食品药品检验研究院复检后,维持初检结论。1月29日,老白干酒董秘在答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孔府家酒产品产量较小,不会对公司产生较大影响。
    据悉,甜蜜素属于非营养型合成甜味剂,甜度比白糖高40倍,过量摄入会对人体肝脏、神经系统造成危害,根据国家《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 2760-2014)中规定,白酒中不得使用甜蜜素。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孔府家事业部实现营收6286.24万元,占比为4.21%。而2018年和2019年,孔府家事业部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1亿元和1.63亿元,在老白干酒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2.73%和4.02%。
    虽收入所占比重较小,但国家明令禁止白酒中使用甜蜜素,孔府家白酒为什么会出现甜蜜素?此外,对于涉事产品,老白干酒将如何处理,今后又会如何加强对孔府家事业部的管理呢?对此,记者发邮件到老白干酒董秘邮箱,但截至记者发稿,并没有收到对方回复。
    实际上,不久前,老白干酒旗下另一酒厂文王贡酒还陷入“排污门”。2020年10月,文王贡酒作为安徽省内重点排污单位,因存在“排污重视程度不够、运维单位严重不负责、问题不整改、自动监控设备长期质控样考核不合格”等问题,被安徽省生态环境厅“点名”。
    一把双刃剑
    时间倒回2017年4月,老白干酒公告拟斥资3.99亿元并购联想集团控股的丰联酒业,丰联酒业旗下有孔府家、文王贡酒、板城烧锅、湖南武陵四家地方酒厂,这一交易于2018年完成。老白干酒曾表示,除板城烧锅以外,其余三家酒厂仍以独立法人主体存在并开展生产经营活动,老白干酒只是向其派驻董事、监事和财务人员等。
    这一并购直接带来了老白干酒体量上的增长。数据显示,2018年,老白干酒营收、净利润增速分别为41.34%和114.26%;2019年,老白干酒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2.47%、15.38%。
    但与之伴随的是老白干酒存货的增长。数据显示,2017-2019年,老白干酒存货金额分别为10.1亿元、16.3亿元、15.8亿元。
    其次,并购带来老白干酒人员数量的大幅增长,这导致老白干酒应付职工薪酬的大幅增加。2017-2019年,老白干酒应付职工薪酬分别为1375万元、1.17亿元、1.39亿元。
    再次,四大酒厂大量销售人员的并入使得老白干酒员工组成中销售人员占比大增。金融数据和分析工具服务商万得(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老白干酒销售人员占比33.09%,而体量相近的迎驾贡酒销售人员占比23.02%,口子窖销售人员占比只有7.01%。
    这导致老白干酒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的激增。万得数据显示,2017-2019年,老白干酒管理费用分别为1.58亿元、3亿元、3.66亿元;销售费用分别为8.1亿元、9.6亿元、10.4亿元。
    最为重要的是,并购为老白干酒带来一笔金额高达6.32亿元的商誉,目前仍未计提商誉减值。中原证券报告显示,老白干酒新增商誉6.32亿元,包含着潜在的减值计提风险。实际上,公司收购地方酒厂后,在收入规模扩大的同时,人员和税费负担也加大。
    “1+1>2”难度大
    在整合方面,老白干酒本想借并购撬动全国化,实现“1+1>2”的效果,但目前来看,效果看并不明显。此前记者在山东走访时发现,山东白酒品牌众多,老白干酒在终端很少见,部分以孔府家为主的地区也没有老白干酒。
    一位白酒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老白干酒并购的几家酒厂大多独立运营,老白干酒在当地市场基础太薄弱,很难单纯通过并购打通当地市场。
    查阅老白干酒2019年财报可见,分系列看,文王贡酒系列实现收入3.34亿元,湖南武陵系列酒实现收入3.52亿元,孔府家酒实现收入1.62亿元;分市场看,安徽市场收入为3.34亿元,湖南市场收入为3.52亿元,山东市场收入为1.5亿元。可见,老白干酒省外市场收入主要依靠四个酒厂在当地的运营,老白干酒主系列并没有实现大规模扩张。
    白酒行业专家晋育锋对记者表示,目前来看,老白干酒并购几大地方酒厂的意义并不大。一方面,老白干酒并没有走出河北,并购后,除了板城烧锅能实现协同以外,其余几个酒厂无法和老白干酒实现战略和资源的协同效应;另一方面,同时“吃”掉四家酒厂非常考验企业的多品牌协同和管理能力,而作为省酒的老白干酒经验并不充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