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合肥大汉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过滤器|酒类过滤设备-合肥大汉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0551-64294899

公司新闻

联系方式
  • 0551-64294899
  • 13033051288
  • 0551-64294899
  • 合肥市新蚌埠路佳海工业园C区75号楼

公司新闻

打井五六百米才出水,出产名酒的安徽亳州地下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21-02-03

2021年1月8日,山西朔州、安徽亳州、河南商丘、陕西榆林、新疆昌吉以及新疆伊犁等六地政府,因在2020年第二、三季度地下水水位下降幅度较大且排名靠后,被水利部水资源管理司会同监督司会商。
  其中,亳州的困扰更大。在水利部的通报中,亳州市去年二三季度地下水位下降幅度排名全国第一。数据显示,去年5月16日到17日,亳州市地下水埋深忽然下降了16.69米,这一数据持续了100多天,直至8月18日到19日,埋深猛地反弹,上升了9.52米。
  亳州,位于安徽省的西北角,紧邻河南。因水资源匮乏,每到夏天的用水高峰期,市长热线总被打爆,市民们反映的问题很类似:缺水。前些年,亳州市的不少小区都会停水,通常只在早中晚固定时段内有水。这两年,停水少了,但在非用水高峰时间段,水压不足,水流偏小。如果回家晚了,洗澡水流会小到带不起热水器。
  因地表水污染严重,与中国的许多城市类似,亳州市从多年前就开始开采地下水,且已形成地下水漏斗。近几年,亳州也在尝试治理地下水超采问题,艰难辗转于经济发展与水资源保护之间。
  古井镇,井越打越深
  亳州地下水降幅“全国第一”的数据,来自水利部与自然资源部共同建设的20469个地下水监测站点。
  依托这些站点的数据,水利部从2020年起对108个存在浅层地下水超采问题、37个存在深层地下水超采问题的地级行政区,按照季度平均水位同比变化进行通报,并对通报水位下降幅度较大的地级行政区采取会商、约谈等方式。
  2019年,亳州市地下水漏斗中心水位埋深67.00米,比2018年同期下降了2.10米,而2018年比2017年也下降了4.13米。合肥工业大学土木与水利工程学院教授陶月赞告诉记者,近十年来,亳州市的地下水位几乎每年下降两三米。
  在亳州市内,古井镇的地下水超采问题是最严重的。亳州市的支柱型产业是酿酒、制药。以白酒产业来说,亳州市最出名的品牌是古井贡酒,其所在地古井镇处处是酒厂、酒企。
  截至2018年底,亳州全市白酒产值达124亿元,占全市工业总产值比重为11.5%;纳税总额27.95亿元,占全市税收收入比例为15.78%。同时,亳州也是中国“药都”之一,该市在去年初提出了当年中医药制造业年总产值500亿元的目标。无论是酿酒还是制药,均对水质有极高的要求,且前者的用水量非常大。
  这些年,因生产生活用水全来自于地下水,古井镇的水位下降得厉害,井越打越深,普遍已下探到地下五六百米才出水,有的井甚至打到了地下八百米,让很多酒企负责人也产生了危机感。
  与许多城市不同的是,亳州市地下水超采位于深层地下水。陶月赞指出,上世纪50年代,亳州市开始开采地下0到50米的浅层含水层,但因开采技术问题,当时的水井里总是会涌入细沙,居民用的时候往往需要沉淀、过滤,十分麻烦。再往下的90到150米的含水层,则存在水量不丰富的问题。因此,亳州市的地下水井下探至200米到350米的第三孔隙含水层,这层地下水水质稳定、出水量大。
  根据亳州市2020年的水资源公报,全市供水总量为106500万m³。其中地表水为34160万m³,占供水总量的32.1%;浅层地下水为51020万m³,占供水总量的47.9%;中、深层地下水为18500万m³,占供水总量的17.4%;其他水源供水量为2820万m³,占供水总量的2.6%。深层地下水的去向主要是部分工业以及居民生活用水、部分服务业,供水量分别为:5300万m³、11100万m³和900万m³。
  在地表水不达标、浅层地下水水质不稳定,且没有可置换水源的前提下,亳州市深层地下水的开采成为刚需。
  “不管用”的地表水
  亳州市水利局副局长赵德建告诉记者,亳州市辖区一天的需水量大约是17万m³,但前些年的用水高峰期,市区能供的水只有10万m³出头,供不应求。根据亳州市最新版水资源公报,该市人均水资源量为279.1m³,远小于安徽省人均水资源量848.07m³,低于国际公认的水资源极度紧缺标准(人均500m³)。
  治理地表水,使平均入境水量在3.922亿m³的涡河成为居民生活用水来源,这是应对亳州地下水超采问题最直接的思路。然而,从涡河近20年的治理来看,这条路暂时走不通。赵德建也直言,正是因为“地表水不管用”,才用地下水。
  涡河是淮河的第二大支流,起于河南开封,流经河南多个县区,在亳州进入安徽省境内,最终在蚌埠的怀远县汇入淮河。涡河的污染、治理,与淮河闻名全国的污染、治理是同步的。
  上世纪80年代初,正在读大学的赵德建回亳州老家,还会在涡河里游泳、洗澡。到了上世纪90年代,涡河水变黑、变臭了。当时,随着工农业生产的发展以及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淮河各主要支流的水质都在急剧恶化。90年代初,淮河的16条主要支流,有一半以上河段的水质超过国家5类地表水的标准,也就是说,这些水已经丧失了使用价值。
  1994年,国家提出让淮河水在20世纪内变清的目标,但治理效果反反复复。赵德建回忆,直到前些年,涡河的水质基本还在5类或者劣5类标准。真正的改变在近几年,随着中央环保督察工作的推进,生态补偿机制的建立,涡河上下游治污的力度在加大,目前基本可以达到4类水的标准。
  不过,亳州市水利局水资源管理科科长周彪告诉记者,涡河并不是全河段都达到了4类水,有的部分可能比4类差,有的部分也可能到达了3类,水质并不稳定,距离生活饮用水的3类、2类水标准还有很大的差距。按照地表水的相关规定,只能用于工农业。
  上游水污染事件的不可控,以及涡河当前水质达不到生活用水标准,使得亳州无从考虑用地表水替代深层地下水的开采,必须另谋出路。
  寻找外来水源
  长期为本地水资源所苦的亳州,终于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案——加入引江济淮工程。
  长江水一路北送,过巢湖、淮河,改善它们的水生态环境,并向安徽12个市、46个县以及河南2个市、9个县供水。引江济淮工程从南向北分三段,分别是引江济巢、江淮沟通以及江水北送。亳州加入的就是第三段,江水北送工程。
  如果一切顺利,工程完工后,亳州每年将能分配4.38亿m³的外来水,接近当前全市供水总量10.65亿m³的一半。一年4.38亿m³水,平均每天有120万m³外来水。
  古井镇的相关负责人找到赵德建,希望能将这其中的一部分水送至镇上的水厂。赵德建说,引江济淮工程贯通后,每天将会有5万m³水送至古井镇自来水厂,除了酿酒必须使用的地下水之外,古井镇的其他生产生活用水将全部由这5万m³水供应。一年下来,将节省一千多万m³当地深层地下水的开发。
  亳州市对这4.38亿m³水已做了分配。未来,它们将分两个途径,也就是亳州市内两条河流,涡河和西淝河,视警戒水位变化,逆当前水流方向,反输至亳州。这4.38亿m³水量将基本均分,按照水质区别,一半水经涡河用于工农业,另一半则经西淝河用于居民生活以及部分工业。
  目前测算,除了必须开采深层地下水的酿酒行业之外,其他深层地下水用水需求均可被引江济淮工程替代。不过,该工程的全线贯通将在2023年实现。对当下的亳州来说,地下水位一降再降,可替代的外来水源越早使用越好。
  去年6月,亳州市城南地表水厂建成完工,作为引江济淮亳州段一期工程,该水厂已投入运行。目前虽不能引长江水来亳州,但淮河水经西淝河先行一步来了。该水厂供水总调度孟浩告诉记者,2020年8月,水厂开始供水。一开始,日供水量2万m³,之后的每个月逐步提升,目前的日供水量近10万m³左右,占全市每日约17万m³供水量的接近60%。
  当前的日供水量,已经使得亳州市地下水超采问题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根据亳州市水文、地质部门人工测量、相互比对后的数据,截至2021年1月18日,亳州市监测点的水位是72.07米,比去年同期上升了1.25米,比8月25日收到水利部通报当天水位上升了3.4米。
  水资源的供给侧有了起色,但用水需求思路要变,不是一日之功。数年前,亳州市曾引入一个重大项目,某家啤酒厂落地亳州。项目引入之前,市水利局毫不知情。项目落地后,啤酒厂发现亳州市水资源紧缺,且用来酿白酒的地下水如果酿制啤酒,口味很奇怪;另一方面,水利部门对他们的用水、污水处理等也有诸多要求,该厂最终只能倒闭。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马勇在接受采访时指出,中国仍有不少城市缺乏“以水定产”的思维。“水的总量是确定的,到底能容纳多少产业?什么样的产业适合在这里发展?这方面的规划是很欠缺的。”他指出,不少地方更常见的招商引资思路是,地理位置不占优势,为求发展,能引来什么产业就上什么产业,用水难以得到控制。
  赵德建说,以水定产的思路这些年逐渐被重视,亳州市也在实施用水定额制度。亳州市水利局水资源管理科工程师李松虎告诉记者,获得取水许可的用户,在每年12月底之前将今年的用水情况、次年的取水计划报给市水利局审批。取水许可量是红线,根据不同产业、不同规模来确定,一旦超过红线,必须限期整改,且实行三级累计加价制度。超过红线20%以内,水价翻倍;超过红线20%到50%,付两倍水价;如果超过红线50%以上,付三倍水价。
  跨流域调水需慎重
  马勇认为,除了以水定产、用水定额以外,亳州还应该在水资源的利用效率上发力。以地下水超采严重的京津冀地区来说,2018年,北京市再生水利用率为27.35%;2020年,天津市再生水利用率达到40%以上;河北也在2020年提出,到年底重点流域涉及市县再生水利用率达到30%以上的目标。
  而在亳州,未来再生水利用率的目标是20%。赵德建指出,亳州市的产业特点十分鲜明,酒企、药企都是高用水但不是高耗水企业。亳州不像有的地市,拥有较大规模的火电厂等,因此,再生水的扩大利用确实是近些年才开始考虑。目前,亳州正在铺设连通中水厂的相关管网,可以应用到热电、纺织等产业。
  但总体而言,外调水仍然是中国当前治理地下水超采的重要思路,一方面可以置换超采区的地下水,一方面还可以回补地下水。水利部相关司局告诉记者,当前全国地下水开采总量934.2亿m³,占全国总供水量的15.5%。全国有2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存在不同程度的地下水超采问题,其中,京津冀地区是最严重的。这些年来,通过引江、引黄水源供给以及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向京津冀供水56亿m³。
  不过,也有专家对跨流域调水持谨慎态度。安徽省水利厅一名已退休的不具名人士告诉记者,对于跨流域调水还是应该谨慎。她认为,调水工程提供了更多的供水量,缓解了用水紧张程度,但是也显得节水没有那么紧要了,用水增量反弹,也间接增加了污水量。大自然的自净能力是有限的,超量的污水最终会污染当地的地表水、地下水,产生新的生态问题。
  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地下水环境保护研究室主任陈坚告诉记者,对于调水回补地下水确实应该科学评估、谨慎对待。他的理由是,对比地下水,地表水环境容量大,自净能力更强,因此,国家对于地下水环境监管相对更为严格。地表水和地下水的监管目标不同,关注污染物存在差异,监管要求也有所差别。因此,调地表水补给地下水的风险需要科学评估,补给适宜性应拿数据说话。据了解,有相关研究工作正在开展。
  上述安徽省水利厅的不具名专家还指出,中国在治理地下水超采问题的同时,应反思对地下水安全开采量的认识问题。安徽省曾做过包括亳州在内的淮北地区地下水资源量的研究,课题组当时意识到,地下水可开采量和地下水安全开采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按照当时的计算方法,得出结论为:淮北地区有70多亿 m³的地下水资源量,可利用量60多亿m³,可开采量50多亿m³。但是淮北地区开采至8亿m³左右时,就出现了地面沉降。可见,地下水安全开采量应该小于8亿m³,估计是水资源量的6%~8%。她认为,如果用中国各地出现水资源问题来推断安全开采量,基本都是这个数字,远低于可开采量。
  水利部在回复采访时表示,水利部计划在2021年组织开展全国新一轮的地下水超采区评价工作。另外,在做好京津冀地区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的同时,水利部也组织编制三江平原、黄淮地区、天山南北麓等9个重点区域地下水超采治理与保护方案,进一步推进地下水超采治理。
  前述专家指出,在当前中国地下水超采漏斗仍然存在的情况下,至少需要二三十年才能逐步恢复原生态状况。在此期间,需加强监督、谨慎慢行。